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留下 x 景點

延平老街

Sofia Su

DSC_0102.JPG


延平老街,東港第一街。

不像其他大名鼎鼎的老街,東港有一條低調的老老街,幾歲了並不重要,無論一百五十、兩百歲,只是令人想望繁榮時的吆喝、小販拉車,南北雜貨,深吸一口,滿滿朝氣的純樸味。

DSC_0087.JPG

沒有整齊劃一的建築風格,有百年歷史的廟口,廟口曾經的喧騰已沈默,有舊建築徒留大字招牌,招牌下的老醫院鐵門緊閉。 最令人不勝唏噓的是沿路看見兩樓間的空地滿地的水泥殘堆,樓牆上還能看見房屋拆解前的輪廓。

DSC_0105.JPG

需要多點細心才能在樓間老牆上隱約看見老街沾染歲月塵埃的樣子,想像百年前的風光模樣。然後置身其中,四處張望,抬頭看看百年來差不了多少的天空。

DSC_0095.JPG

豆花伯豆花

Sofia Su

古早味豆花伯豆花。
東港美食素以海鮮著稱,其實古早味的小吃也不少,像是這家古早味豆花就已經陪伴東港幾十來年的歲月。

豆花伯在共善堂的旁邊經營小小的一個店面,只有週六、日才有營業。爺爺賣了五十多年後停賣,相隔20餘年才由孫子承繼祖父的配方以及細膩的心思及手法,再度開賣。

以不同於市面上豆花的製法,綿密的口感及濃濃的豆香,再淋上自製的糖水,甜而不膩,綿密而柔順,聽著老闆介紹自家豆花,總有種感覺像他也只是吃過幾次的客人,開心的分享著他的新發現:不只是豆花的獨特口感以及製作方式,連糖水都有一番工夫。

假日來綠芳用餐,午後到河堤散散步,再繞進頂中街吃碗冰涼的豆花。

祖孫相傳近八十載,吃著也勾起了東港往日的記憶。記憶中的一位老先生挑著扁擔,而眼前的青年鏟起一片片黃白豆花,嘴裡是經歷了多少歲月的滋味,泛黃的畫面。

留下旅舍 x 青州 x 衝浪

Sofia Su

 

有時候真的只是想試試看,迎著心中那股衝動,其他的之後再說。

拿板、下水、趴板、滑水。

等浪、轉向、滑水、加速。
 

四月的一個週末,留下老闆娘Sofia、小管家昊暄跟小幫手明翰到大鵬灣上衝浪課。

接連幾天的大雨,那週的東港令人鬱悶,直到週末才轉晴。
早晨的晴朗讓受煩瑣以及大雨折騰多日的人們期待,我們幾個卻是有些忐忑,但誰也不說。

35922.jpg

我們都知道衝浪不是一般的運動,但在上課以前,我們不知道的是,原來衝浪充滿未知以及變數,是極限運動,會出人命的那種運動。

兩個不太會游泳、一個會暈浪、還有一個怕被失控的板子打到斷手截肢。最後三個人都還是下水了。


起乘之後,站板,享受。

那兩天的大鵬灣浪小,很多時間我們都坐在浪板上,等一道浪來。

浮坐在海上,搖搖晃晃,遠處看得見小琉球,我們與小琉球的中間零星有幾艘漁船。

浪來的時候要趕快趴上板子、拼命滑水,等到板尾迎上了浪,手一撐,腳一蹬,接著就是平衡,然後享受。

站在海水之上的那種快樂,無從描述,只好一再地回頭滑水、等浪,然後不斷地摔進海中,我們真正站起來的次數十根手指頭算得出來,摔落海的方式倒是變化無窮。


人是不是年紀到了某個數字之後就不再勇敢,
會不會漸漸的我們都被磨光滑了,也磨薄了,
不再衝撞、不再固執、也不再撐了?

有幾回坐在板子上,我想著:原來這就是揮霍,好痛快。
 

大部份坐在板子上等浪的時候,只想到浪來時該怎麼辦,然後心中重複演著乘浪的步驟。
 


我們衝向大海,手只抱著板子,人生被我們留在岸上。

 

獨坐在海上,吹風,漂浮,搖曳,
在上岸前至少要享受幾道專屬於自己的好浪。

衝浪課程6.jpg

大鵬灣帆船嘉年華

Sofia Su

DSC_0229.JPG

【2016/3/26 - 4/10大鵬灣 x 帆船嘉年華】

週末,漫步於大鵬灣的海邊,走著走著,像是突然走到了國外,


海灘、帆船、獨木舟、遊艇、咖啡、嘉年華,

原來台灣也有如此愜意、伸手可及的美好地方,


並不是山海壯麗的美景、也並不像赤道那般熱情,

鵬灣是平靜的海,涼爽的天。海浪沒有洶湧浪花,

DSC_0243.JPG

風輕吹拂,從來不必狼狽強睜著眼,

這幾週還能免費體驗帆船遊湖、觀賞精彩表演,

青春派對、熱情的舞蹈,

看得見暈紅夕陽、看得見寬廣藍海與天接壤,

回程路上,嘴角上揚,

不見得每次出遊,都需要絢麗的華景。

DSC_0284.JPG

東港漁會市場

Sofia Su

東港魚市。

魚市場只是東港漁業網絡的其中一角,漫步於東港街頭,你會看見製冰場、魚飼料廠、造修船廠、外籍移工仲介、街頭魚販、海特產商店,他們身處東港漁業聚落的不同位置,從上游到下游,從海裡直到嘴裡,他們在這裡拚生活,鉅細靡遺。

很多人說,照著老方式繼續捕撈海魚,
2048年出生的孩子之後再也吃不到魚了。

20160308-6.jpg

會不會哪一天連東港孩子都會問:魚長什麼樣子?

會不會爸爸媽媽終有一天不知道怎麼像孩子解釋祖輩在海上打拼的歷史?

然後孩子問:海那麼大,為什麼裡面什麼都沒有了?

DSC_0357(3).JPG


走在魚市,你看見船員卸貨的樣子,魚商湧上低頭打量魚獲品質的樣子,看

見眾人競標喊價的活力,得標後欣喜的樣子。

 

你也會看見魚上岸之後的樣子。

DSC_0120.JPG


來東港看一看海洋登岸的模樣,拼湊世界的樣子,與心中想像對話,

問題並不是不吃魚不捕魚,沒看見,就消失了。

共和社區

Sofia Su

 

共和社區在留下旅舍的隔壁。曾是日本空軍宿舍,後來是眷村,現在有些爭議。

如果一切都以現代化為目標,以效率為標準,那這裏的確不該存在,的確是格格不入。世上我們可以說出無數個格格不入、該拆掉的東西。

格格不入是一種美麗。
當受夠了都市的吵鬧擁擠,覺得醜陋的時候,來到這裡,好美。受夠了不斷更新的世界,厭倦汲汲營營的疲憊時候,來到這裡,多麼美麗。

共和彩繪的諷刺意義,在於,當它本身就已經是如此美麗,卻要去塗上顏色努力討好別人,所以在欣賞美麗塗鴉的時候,不要忘記回頭看幾眼紅磚牆。

感到疑惑的時候要記得停,停一下。

看見美麗的東西則要留下。

共和社區相關爭議新聞:
http://e-info.org.tw/taxonomy/term/22570
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736150

更多有關共和社區:
公視--【我們的島】專題介紹:
http://ppt.cc/TaaCU